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九卷:第五章 奇侠欧伦

时间:2018-05-14
在阿雪、织芝两边游走得意,不过日常生活我仍有工作。整个保安程序的进行,我除了反覆视察,就只能作一些单调的文书作业,也因为如此,我每隔一两天就要进入皇宫,向国王陛下作报告。
  莱恩大总统一行人,正在前来我国的途中,路上所发生的事,都有最新情报时时送来。这天,最新的情报传来,由于我正在城外巡查,率先接获,恰巧又马上要入宫报告,所以就由我负责把情报带到。
  自从变态老爸离开萨拉后,我近十年来出入皇宫的次数,都没有这一个月来的多。
  我们尊贵的冷弃基国王陛下,办公时间只在早上,像现在这样的下午时分,在行程表上应该是午睡,不过,当我以紧急军情的名义,要求晋见陛下,获得宫廷内吏许可直入后花园,却发现事实显然不是那个样子。
  「陛下,舒服吗?」
  「口胡口胡口胡,你们这群淫妇,屁股再摇用力一点,好好给寡人助兴。」
  「唷呵呵~~陛下!陛下!要不要贱妾再拿几颗不老丹来给您助兴?」
  「口桀口桀口桀,朕等会儿还要再干十个宫女。」
  人还在迴廊里,就听见后花园隐隐传来,男女纵情放蕩时的剧喘与嘶吼。也不用多想声音有多狂放,单是听听话句,就知道国王陛下的午觉有多么精彩,而我如若笨到在这时进去报告军情,一条小命就比风中残烛还要危险。
  不过,想来还真是有些好笑,国王陛下什么时候也学起了南蛮兽人的逆天豪情?开始在交媾时候大呼强者语了?难道他认为这样能多给他一点强者雄风吗?
  在大老远外等待别人性交结束,这实在是一件苦差事,特别是当那淫声浪语不住传来,让我深深地觉得,自己就好像一条正在偷听的变态淫虫。
  幸好,等待的时间并不长,似乎是有人提醒了陛下,所以约莫我站立了一刻钟后,陛下就宣召我在御书房晋见。
  理所当然,出现在我面前的陛下,已经是衣冠楚楚,正襟危坐,俨然一派王者气势,完全看不出刚才午休时间的荒唐。
  我把所接到的消息一一呈报。莱恩大总统的行程顺利,已经进入阿里布达,预估两天之后来到萨拉,但是就在今天,与莱恩大总统同行的贵宾中,又增添了伊斯塔方面的人员。
  这次莱恩大总统离国出访,虽然是以个人名义,但却得到光之神宫的全力支持,希望能藉由他累积十二年的人脉,统合各国势力,开一个影响广远的高峰会议,缔结和平约定。
  伊斯塔,这个首屈一指的黑魔导之国,与我国之间常有战事,前两年血魇大灵巫率精锐部队偷袭,还落得全军覆没。他们会派使者前来,表面上虽然是打着弭兵止戈的名号,但谁也不会相信事情如此单纯,一场激烈的明争暗斗怕是免不了了。
  外交场合上的斗争,不比决战沙场,有时候不战而屈人之兵,比漂亮战胜更重要,我国目前的人才足以应付吗?这点连我都很怀疑。所以,在我很公式化地结束简报后,陛下也传下一道命令给军部。
  「朕最近听闻,英名远扬北方的侠士,传说中最强的护卫,欧伦先生,这人已经来到阿里布达,有人在萨拉见过他的行蹤,如果能够得到这位侠士的帮助,一定对我国大大有益。通令军部,无论如何,都要把欧伦先生找出来。」
  传说中的护卫?欧伦先生?我觉得依稀有点耳熟,却又完全想不起来是哪条道上的人物,反正要接下这命令的,是阿里布达的所有军人,又不是我一个人,当下胡乱叫几声万岁,叩谢之后出去了。
  时间还满早的,陛下还会不会重新补眠,这点实在让人好奇。平心而论,他才干不足,虽然不至于被评为暴君,但也只是因为没有那种胆识罢了,至于没有成为昏君,则是因为他运气不坏,生了两个影响阿里布达国运甚深的好女儿。
  没有月樱姐姐十二年的政治婚姻,阿里布达今天不会这么得意;而若不是冷翎兰镇住军部,屡抗外侮,阿里布达纵没有给外国人攻进来,恐怕也早陷入军阀割据的分裂局面了。
  我没有兴致在皇宫内浏览,快步想要离开,怎知道就在宫殿门口,恰巧遇到被一堆军官簇拥着进来的冷翎兰,两人相见,俱是一愣,气氛上虽然不至于分外眼红,但也没什么友好感觉就是了。
  我把国王陛下的敕令简单说了一遍,冷翎兰皱起了眉头。我知道这位二公主并不太喜欢来历不明的流浪武者与剑侠,认为国内任用太多这种人,只会造成军中不稳,更何况她身为御林军都督,负责这次保安工作,陛下却想找个莫名其妙的护卫回来,她的面子怎么挂得住?
  交代之后,我正要离去,旁边那群急于拍美人马屁的苍蝇,竟然开始冷讽热嘲,我懒得吭声,冷翎兰以军部和气为由,假意斥责了他们几句,但最后也克制不住情绪,狠狠看了我一下,道:「也不知道姐姐……不知道月樱夫人怎么想的,居然让人渣参与这么重要的保安工作……」
  我闻言连忙点头,道:「下官也有同感,月樱夫人的想法真是奇怪,居然让这~~么多的人渣一起来保安,好生令人匪夷所思呢。」
  这么明显的嘲讽,冷翎兰若是没反应,那就有鬼了,所以我早就提心戒备,惊觉到有两道暗劲袭向腰间,立刻反应。
  冷翎兰的刀术,确实堪称炉火纯青,神不知鬼不觉地出手,中间隔着人,距离又近,準确地袭向目标,倘使我不是刻意提防,肯定又是被削断裤带,再一次露屌出丑。
  可是,南蛮之行的历练,虽然没助长我武术修为,却让我的眼力、反应大有增进,在有心戒备下,甫一察觉,我便假意跌倒,手推向附近的几名军官。
  这一着大出冷翎兰的意料之外,错估我能力的她紧急收招,但近距离之下怎样都不可能完全散去力道,只听得惊呼与痛叫声齐作,几名军官的裤管被离奇割破,惊出了一身冷汗,最倒霉的一个还给割伤大腿,血流如注,连声惨叫。
  「约翰·法雷尔!」
  冷翎兰吃了暗亏,忙推开身前众人,抢了出来,但我也趁着混乱,出了宫门,快步开溜之余,亦不忘出声大笑。
  「执行保安工作的是人渣,胡乱挥刀割男人裤管的疯女人不知是什么东西?哈哈哈……」
  开罪冷翎兰并没有什么后遗症,反正她原本就很想把我分尸,现在虽然气得更厉害一点,但在找到正当理由前,也不能把我怎么样,反倒是另一个任务真是烦死人。
  精人出嘴,笨人出力,这似乎是不变的法则。国王陛下一句话,就变成了压在我们顶上的命令,萨拉的军警大量出动,街头巷尾地找寻那名传说中的护卫,欧伦先生。
  莱恩大总统一行人,从边境进入我国,由于景仰我那变态老爸的名声,特别在他的要塞?第三新东京都市停留一天,隔日启程。照行程算起来,后天就会进入萨拉。
  宫廷内,朝臣们有部分认为陛下应该主动出城迎接,却又有部份人认为这样有失国体,儘管来的是贵宾,陛下也只要在城内迎接即可。就为了这种意识型态的小事,朝臣们分成两派,吵个不停;我们军方一面忙于繁重的保安任务,一面又要奉命大街小巷地找人,真是烦得要死。
  关于陛下指定要找的人,我起先不知,后来才从一些同侪的口中听说,这位欧伦先生是北地的成名剑士,专门接受护卫工作,游走于诸国,偶尔接受王侯的聘用,但大多数时间,他持剑卫道,仗义行侠,很得北方诸国的平民爱戴。
  他成名许久,不过因为生平活动于北地,鲜少南下,在阿里布达名头不响,是最近几年我国在连打了几个胜仗后,与北方诸国签订了几个贸易合约,北地商人南下买卖,这才把他的传奇故事带到我国。
  「有关他的事迹,多得三天三夜都数不完,又屠龙又毙虎,传说中的最强保镳,就是这一位了。」
  保镳护卫,这种专职工作有着特别的技巧,假如由经验老道的专业人士来担当,事半功倍,遇到突发状况时,也比那一堆慌成无头苍蝇的正职军人有效率。
  莱恩大总统是何等尊贵的身份,陛下为求慎重,在听说这位奇人护卫来到我国后,也不顾这样会令自己女儿难堪,立即下旨寻人。
  一名以前御林军中的朋友,现在转任军部的情报官,透露给我一个秘密。
  「听说,这次是莱恩大总统亲自来函,表示收到欧伦先生在萨拉旅游的消息,希望到了萨拉后,能够有机会一见欧伦先生,陛下顺水推舟,才下旨寻访。」
  「无所谓啦,反正负责找人的又不是我,就任那婆娘去气炸骚肺好了。」
  隔墙有耳,说到冷翎兰的时候,还是得小心一点,不然单单是这一句话,就够掀起事端了。
  「对了,军方这么多人手到处去找,别说一个人,就算一条老鼠都从老鼠洞里拖了出来,这欧伦先生到底躲到哪里去了?这么久都找不到?」
  「我也觉得很奇怪,之前还明明有人说,在萨拉的酒楼里头看过他,这两天就忽然找不到人了。」
  「闲话少提,那个欧伦先生到底长得什么模样?」
  「这个嘛,应该是很好认的,中年男子,相貌威严中带着温雅,蓄有短鬚,戴着墨镜,身穿红黑色的宽袍长衫,腰间挂着一个酒壶……」
  这番话听得我心头一跳,险些连口中的酒都喷了出来,好不容易定下心神,急忙问道:「那个欧伦先生是不是还带了一把剑,黑色的大剑,比一般要长。」
  「是啊?公文上是这样说的,你该不是没有看过吧?」
  「这柄黑色大剑通常都是扛在肩上,还奇臭无比?」
  「呃,这一点我就不知道了,公文上又没有提,你从哪里得到的情报?」
  闻言,我只觉得背上冒着冷汗,这个欧伦先生的打扮,怎么听都是现在茅延安的形象。这个满肚子坏水的不良中年,该不会又在策划什么坏主意吧?他现在就住在爵府,倘使出了什么事,责任上我肯定跑不掉。
  这样想来,也难怪他才一进入萨拉,就忙着到处晃蕩,为的就是把消息传出去,让人们知道,「他」已经来了。而当这个效果已经达到,他就躲进爵府,这两天都不再出来,军方都只懂得在各处旅店、民家查问,当然找不到蹤迹。
  可是,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?这我实在想不透,才刚想要回去问一问,就听到街上已经有人闹了起来,大叫着找到欧伦先生了。
  我探头出去看,只见到一名扛着黑色大剑的红袍游侠,踩着豪迈的步子,在人群的簇拥下,向皇宫方向行去,却不是茅延安是谁?他远远地看到我,还举起手来,有意无意地和我打了个招呼。
  「妈的,这次又被死大叔给害了……」
  我喃喃自语,知道国王陛下在找到人之后,立刻会召集军部的相关人员,作护卫工作的调整,所以我採取的反应就是立刻赶回爵府,什么事也不理,吩咐福伯不管什么人找我,都说我已经喝得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;跟着就与阿雪纵情狂欢,直至深夜,全然不管茅延安在外头到底干了些什么。
  等到我由睡梦中醒来,在阿雪圆翘的雪白屁股上一拍,帮她盖好被子后,溜出去找福伯问话,把整个下午发生的事弄个清楚。
  首先,国王陛下遣使找了我两次,但是听说我醉得不省人事,总不能把我架出去问话,所以悻悻然离去。
  而宫廷中传来的消息,陛下与茅延安会面后,大叔靠着谈吐与见识,很快赢得整个宫廷上下的一致好感,人们甚至忘了要考较他的武功实学,就把他的身份信以为真,奉为上宾,预备在莱恩大总统到来时,让这两个人见面。
  大叔还对目前的保安工作提出建议,表示他这几日在萨拉游览,见到军方的布置,作的虽然不错,却有不少缺漏之处,应该加强,否则就会成为保安工作上的破绽。
  姑且不管他说的对是不对,国王陛下就当庭微斥二公主办事疏漏,要多向贵宾请益学习。儘管语气并不严厉,但是对于素来自尊心强烈的冷翎兰,这却是莫大侮辱,听说冷翎兰当场气白了脸,连手中的银杯都捏得扁了。
  虽然我还不知道大叔这样做为了什么,但是以目前的结果来说,实在是让我想要说一声,大叔你干得好。
  这天晚上,茅延安没有回来,这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。第二天,我回到保安工作的现场,见不到冷翎兰,才知道她昨天被茅延安气得脑袋发昏,今天一早前去修改保安措施的不足之处,天黑之前都不会回来了。
  而得到了国王陛下的任命,辅佐冷翎兰与我进行工作的茅延安,则是一派剑侠打扮,静静地站在墙角。
  假如继续扛着那把黑色大剑,转身时斩到人不是什么问题,可要是被人发现剑的质料不对,麻烦就会很大,所以茅延安是拄剑在地,两手放在剑柄末端上,冷静的目光透过墨镜,无声监视着全场的动向。
  儘管他站在角落,但是这么一号重要人物存在,却很自然地成为现场军官、士兵不时回头探望的焦点。
  我一出现,自然有平日要好的几名军官,上前要告诉昨日醉死在家的我为何会多个人出现,却都被我挥手斥退,任我一人独闯到茅延安前头,怒气冲天,开口就骂。
  「喂!你是什么鬼东西?这里是外人可以随便进来的吗?」
  由于这是角落,视觉上颇有死角,加上距离余人又远,他们顶多只能看见这边争吵激烈,很难看清我和茅延安的表情,我故意喊得很大声,再配合比手画脚,让远方士兵以为我们正在激烈争吵,趁机进行着截然相反的对话。
  「大叔,这个什么欧伦先生是什么玩意儿?你装来又装去,怎么这次伪装到这里来?」
  「我来自然有我的目的,现在没人知道我们认识,你来个闷声大发财,最后有你好处的。」
  「你的好处我可不敢拿,也不想想看,这个欧伦可是什么史上最强的护卫,要是他发现有人在此冒充于他,你还保得住狗命吗?」
  「这个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了,因为这个欧伦先生根本就不存在,什么史上最强的保镖,光听称号就知道没这种人。」
  「什么?」
  震惊之余,喊的声音有些过大了,不少人一起往这边看来,以为马上就要演出暴力场面。茅延安举手摇了几下,把这份不安镇定下来,让他们转回头去;我情知失态,连忙压低声音说话。
  「这怎么会?传说中他在北方很有名,而且又屠龙、又杀虎,还听说宰了很多厉害的高手与术士,每一场战绩都有纪录,怎么会有假?」
  「他确实很有名,不过,成名的方法有很多种……」
  墨镜底下,茅延安很狡猾地眨了眨眼,慢条斯理地向我解释。
  在北方诸国,确实有一位奇侠欧伦很有名,人人都知道他的战绩与传奇,不过,就因为太传奇了……
  「贤侄,你听的时候都不会觉得奇怪吗?一个人可以传奇成这样,那还算是人吗?就算他是什么精灵、半兽人好了,假如真那么强,不是早就成为五大最强者那级数的人?」
  「嗯,好像也有道理。」
  「所以啰,这个史上最强的护卫,根本就不存在啊。」
  茅延安低笑着说,北方诸国战祸频繁,无论是军人、百姓都喜欢听传奇故事,该处的说书人、吟游诗人也就编出各种传奇,其中有真实的史诗,也有完全虚构的人物,而欧伦先生就是这样的例子。
  「因为这故事好听,所以口耳相传,慢慢就流传到大地上其它地方,只不过人多口杂,事情越传越乱,到了最后,这个虚构人物就好像变得真有其人,南边的人只晓得他在北方很有名,却不知道故事虽然响亮,但根本就不存在这人。」
  大地之上的国族众多,距离加上战争、锁国政策,彼此间的情报很不流通,顶多能得到邻国的消息,对于千里之外、隔了两三个国家的远方,就像是另一个世界般陌生,一些偏远地方的百姓,甚至终生不曾离开过自己生长的村庄。
  就因为这样,加上以讹传讹,一个在北方流传于冒险故事中的虚构人物,就可以在异国活过来,当然,除非是茅延安这样走遍各国,见识无比广博的追迹者,一般人很难知道这些典故,并且加以利用。
  「你在南蛮的时候,就换上了这一身打扮,有什么目的?」
  「喔,这个装扮比较有名,我手上没有石头帽了,当然要找个别的办法来保命逃生啊。」
  「保命逃生?可是你这么快就能準备好一套衣服,你不觉得这有点……」
  「衣服算什么?麻烦的是我手上这柄剑,因为根据最新的版本,欧伦是拿着一把大大的黑剑。」
  「为什么你连这个都知道?」
  「我当然知道,因为这部作品就是我写的嘛。」
  茅延安扬扬眉,从怀内闪电掏出一样事物,又放了回去,虽然时间很短,但我已瞧清那是一本手稿似的东西,页面上写着「最终幻想X」五个大字。
  「啊?FINALFANTASY是你写的?不会吧?」
  茅延安诡异地一笑,比了一个胜利手势,低声道:「X─2现正在热卖中,赏脸的话,也买个一本吧。」
  「………」
  「为什么不说话?」
  「大叔,我实在很佩服你啊,平常时候是旅行画师,当过漫画家助手,设计过服装,在南蛮当过摇滚天王,现在还当小说家,有哪个追迹者可以干得像你这样多才多艺的?」
  「百无一用是书生,我又没有盖世武功,不多一点技能,怎么混饭吃?」
  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,听来倒也有点道理,而当我问起他为何要混进这里,茅延安则是窃笑道:「我是专业画师嘛,除了山水文物,我也追着英雄美人跑,这次的和平高峰会将是历史盛事,不偷偷画几张怎么成?更何况,十大美人中将有三位同时出席,我不混进去怎么成?」
  我原本是想说,以他过去在金雀花联邦的关係,要以宾客身份参与想来不是问题,何必这样偷鸡摸狗?但听他这一说,我整个注意力都被引了过去。
  春风、夏花、秋月、冬雪,四大天女是众所周知的天仙绝色,而剩下的七朵名花,大多数我都见过,但却还是有所遗漏。
  泣血红梅。以前我还不知道龙女姐姐怎么得到这个称号,但那天听茅延安说过她的练功过程后,我已经完全理解了。
  并蒂霓虹。这对双胞胎姐妹中,羽虹已经被我得手,儘管我很希望能把羽霓也弄上手,大圆一炮双响的男人梦想,但似乎不太可能,希望她们两姐妹能够一路平安抵达东海。
  傲霜冰兰。这位翎兰公主如今和我共事,天天碰面,虽然充分感受到她身为冰山大美人的魅力,不过我单是提防她什么时候给我一刀,就足以让慾念尽消。
  黄泉青菊。鬼魅夕身为黑龙会头号杀手,假如她出现在我面前,那当然没有好事,自从我躲到南蛮,黑龙会就放弃了对我的追杀报复,想来目前与她没什么见面机会,也希望大家不要再见。
  醉仙罂粟。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也未曾见过,据说世上也没几个人见过,这个据说也是黑龙会中厉害角色的美人儿,不知道是靠贿选还是靠作票进入十大美人的,我实在是很怀疑。
  除了这五朵花,之前我曾以为失蹤许久的邪莲也是,但后来问过茅延安,才确认说不是这样,而剩下的两朵名花究竟是什么人,我却一直都搞不清楚。
  现在,大叔说十大美人中有三位将出现在这次的和平会谈,月樱姐姐、翎兰臭婊,这两个人肯定是有的,但剩下来的一个是什么人?是我的旧识吗?亦或是我所不知道的那两朵名花,有人随行前来了?
  「大叔,别卖关子,除了我国的两位公主之外,到底还有什么人?」
  「嗯,你身为保安负责人之一,怎么完全不知道吗?伊斯塔的王族、朱磨坊歌剧团的红牌艺人,七朵名花中的紫伶水仙,娜西莎丝。」
  在大地之上,除了吟游诗人,也还有一些由艺人组成的表演团,或是专属一地,或是游走诸国,到受邀的地点献艺表演。遗憾的是,儘管她们广受欢迎,但社会地位并不见得就比娼妓高级多少,事实上,中小型的表演团,为了经济因素,暗中兼作流动娼妓生意的例子,屡见不鲜。
  但是大型的表演团就不同了,团员动辄上千人,车马队伍拉得老长,甚至还有专属的武装部队随行保护,自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。
  这样的表演团,内部斗争极为激烈,但也是女性凭着天生姿色,最容易飞上枝头的绝佳所在。在华丽服装、演技、歌艺的衬托下,原本的美艳可以效果加倍,令得台下的贵族富豪神魂颠倒,相争追求,一掷千金。
  过去我知道有好些名女人,就是这样子崛起,后来更听军中的长辈提到,有些大型的歌舞团,背后都有某国势力在出资运作,里头的美女艺人,其实都是受过训练的情报人员,利用出入各国的机会,刺探情报,进行工作。
  不过,这样的组织中有着美女,而且有着美女群,早已是不争的事实,七朵名花中有一朵出身于此,这点我并不奇怪,唯一想不通的就是,一国王族是何等尊贵的身份,怎么会去参与被视为低贱的优伶工作?
  娜西莎丝……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,光是听到她红牌艺人的身份,再想像到王族出身,就让人感到兴奋,不晓得目睹她庐山真面目的那一刻,会是什么样的光景?